多行文字
有限公司主要生产的标准紧固件与汽车配件包括非标异型件如:六角螺母、圆螺母、六角螺栓,我们会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售后服务,放心品牌!
童学文化胡捷谈国学教育:学中国文,做中国人,共圆中国梦!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8-07-17 10:12:15    文字:【】【】【

“怎么做国学教育研发工作?”听到这句话,在童学文化工作了12年、4320多天,负责研发工作的副总裁胡捷莞尔一笑,旋即又以极其坚定的语调说:“给中国孩子提供中国教育方案!我们的启蒙教育,就是配合孩子寻‘心宝’,而不是只追逐外在玩物之宝。突出中国‘芯’教育,这是我和我团队心中的圣殿。”

 

在正式进入中国传统文化教育领域前,童学文化是从“解除网瘾”入手来解决当时中国少年面临的成长问题。

 

2004年,童学文化的前身武汉心动力,召集了200多个有网瘾的孩子,举办了为期12天的“网瘾戒除营”。此次集训营融合了20多项心理课程和体验活动,帮助营里的孩子解脱沉迷网络的痛苦,让他们重回色彩斑斓的现实世界。但是,仅仅十几天的培训就能让孩子甘愿放弃虚拟空间的“享受”,而回归现实世界吗?这引起了胡捷、教研领导和老师们的深入思考。

 

胡捷认为,集训营给孩子们创造了一个远离虚幻世界的空间,但这并不能替代孩子以前的生活环境,在当时家庭教育环境下,孩子们克制欲望、坚持自我并不乐观。是否有一种教育可以解除孩子成长中遇到的困惑,弥补家庭教育的缺失,避免某些中国家庭悲剧的产生?

 

“有,它就是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童学文化创始人李广斌这样回答。

 

在西式教育方式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胡捷,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认知几乎是空白的,不仅胡捷本人,中国大多数教育者也没有尝试过用传统文化系统教育孩子,而且社会上的很多人也对似乎与应试教育相背离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并不热衷,甚至存在偏见。当时,选择中国传统文化教育是一个极具风险的挑战,而胡捷转型研究中国传统文化教育更是任重而道远。

 

为什么要做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如何做好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研发?

 

从“术”开始

 

“谁会把一件事情想通透了再做?要做!就趁当下!”胡捷善于思考,更推崇“行动,行动,行动”。

 

认准了这个方向,胡捷说干就干。“一开始也是一脸懵,”胡捷毫不避违自己刚刚接手工作时的尴尬:“‘解除网瘾’其实是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开展和理念形成的引子,真正怎么做研发,我们也是一路摸索,一路验证,一路校正。”

 

接下来,胡捷和她的研发团队要把传统文化中的优秀基因提炼出来。比如,让孩子们从小学习古诗、经典等,这就需要一个载体,教材是授课最好的载体,于是撰写教材成了做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研发的第一步。

 

“绝不做中国传统文化知识的搬运工,童学文化应该有一套题材更为新颖、儿童更愿接受的教材。”胡捷和她的研发团队先是与武汉大学心理学院、国学院,华中师范大学文史哲系的教授和老师们合力研发出了《国韵诵读》。为了调查《国韵诵读》的市场适用程度,李广斌曾多次带领胡捷和教研的老师们,去武汉当地各个幼儿园里授课讲解。在讲学过程中,胡捷用心记录下儿童、家长、园长、老师等人的建议,通过开会、研讨等方式对教材内容做进一步修改和规整。

 

“验证孩子们是否乐于接受教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胡捷回忆道:“给孩子上课本身就会有一定的难度,他们的思考方式和理解能力都与成人不同。我们每到一个幼儿园,园长只会给我们十分钟的时间和孩子熟悉,然后就开始给他们讲课。他们是否喜欢你的课,你如何快速的判断,这些全部需要时间和丰富的经验来验证。很庆幸,大多数的幼儿园都接受了我们讲课的请求,我们因此也出售了很多册教材,同时为童学文化做了更为深入的推广。那时,我们能感受到教育市场的变化,10年前的中国就已经开始重视中国传统文化教育了。”

 

撰写教材、到幼儿园讲课、修改教材,这三步循环往复。最终,比较适合大龄儿童学习的《国韵诵读》,从非常厚的2本册子,被拆分为适合3岁到12岁年龄段孩子学习的厚度适中的9本教材,内容也得到了全面优化。其中6本是现在童学馆文曲星的课程,需要2年的时间修完,还有3本则用于小学的文言教程。

 

胡捷说:“一开始,我们并没有深入思考如何做中国传统文化教育,所做的东西很浅,仅停留在‘术’的层面,而‘道’的开始,是我们思考如何不依赖卖教材的时候。”

 

悟“道”,生“道”

 

童学文化自主研发的教材得到了认可,这本身是一件好事,但胡捷认为,如果童学文化只是做教材卖教材,在中国传统文化教育领域只能是浅层的推广者,童学文化的初心是要做学前端的教育和中国“芯”教育,“必须给童学文化的研发体系打上独有的标签。”她给自己和团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那如何做中国传统文化的前端教学?如何体现中国“芯”教育?

 

这对胡捷和她的研发团队来说,是一次非常困难的跨越。要遵从幼儿园的教学法则,要契合幼儿园基本教学领域要求,要符合幼儿园的教学大纲宗旨,还要满足儿童身心成长规律……满足所有的条件同时,然后再正确嵌入中国传统文化教育方式,这一步要比撰写教材更为复杂、专业。很多只参与讲课、撰写教材的教研老师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知识储备和教学经验的不足。因此,团队里的每一个人在做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研发的时候,还把自己几乎所有的时间用来学习和研究幼儿教育的众多板块内容,并互相交流激发灵感。

 

做中国传统文化教育教学,胡捷团队遵循以下三个原则。

 

第一,以传统为主,心志为根,德行为干,六艺为枝。

 

说白了,就是注重“心智”“德行”教育,立孩子的浩然正气,铸就中华民族的灵魂心骨。明代心学大儒王阳明说:古之教者,教以人伦。惟当以孝悌忠信礼仪勇廉耻为专务。在童学文化的课堂上,一切授课过程均以突出华夏民族之魂、中国传统之心为根本,成语故事、经典名句、国画等等课程,贯穿始终的是文以载“道”。

 

第二,创新+适用。

 

创新就是“独一无二”,适用就是“投孩子之所好”。

 

童学文化所用的教材和教法都是研发团队独立创作出来的,并且形式和内容都具有创新性。比如,团队精选了48首适合儿童学习的古诗,把它们全都编排成原创歌曲,让孩子们从背古诗的学习方式引渡到唱古诗,体验古诗中的情感和思想。在此基础上,团队还依次开展表演古诗、情景剧古诗、节奏朗诵古诗、古诗舞蹈等多种学习古诗的体验活动,让孩子通过丰富多样的教法来记忆和理解古诗。

 

如果你走进童学馆的课堂,那场酣畅淋漓地教学和无拘无束地存在,这个由老师和孩子组成的空间,是那么有爱、那么开心、那么令人感动,孩子们跳着、唱着、玩着,在穿越千年的时空隧道中,自然成长,滋润于中。

 

第三,永不止步。

 

研发团队在每一小阶段,都会对童学文化的课件做修改和微调;每半年,会作一次较为基础的改动和调整。从2015年起,每一年都会对课件做一次全面升级,目前课件已经升级为4.0版本。今年,研发团队还将对课件的内容和模块做一次大规模的更新。

 

胡捷说:“坚持原创,持续创新是我们的优势。在会议讨论中、从客户反馈建议里、或者走出去交流学习以及日常看书学习,我们都会去思考如何做好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研发。有时候,我会把大家聚到一个环境优美、景色宜人的地方,我们就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呆一天,放空身心和大脑。做教研的人一定要开放和敏感,对生活中的现象多留心多思考。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家企业在效仿我们的课程和教法,可是我们并不担心,因为我们已率先进入这个领域,而且一直保持领跑的状态。”

 

“道”的延伸

 

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研发既然开始了,就不会停下来。

 

在童学馆,中国传统文化教育教学定位为:国学启蒙+潜能开发=中西合璧。因为,太过传统的教学方式会让儿童感到厌倦,必须要加入全新的西式教学手段来激发孩子们上课的兴趣,当然教育的核心全部是中国传统文化。而潜能开发则是希望能启发孩子的身心灵,完善孩子的思维方式,同时让孩子们可以做到学以致用,不读死书。

 

“童学馆承载了所有研发的内容,同时产生了加盟、招商、运营、活动展演、师资培训等全方位、多样式的童学文化服务,与此同时,还拓展出了更多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研发内容。总之,德行是大树,传统文化是教育的土壤,‘立志’则是不可或缺的根脉。”去年,胡捷带领研发团队和运营部门在武汉举行了2次“德行季活动”,也称为“君子淑女养成记活动”,还组织了一场一年一度规模盛大的少儿国学教师风采大赛。大型且可视度高的活动,可以提升德行教育在童学文化的代表性,也给研发团队带来了更多创新灵感。

 

“虽然我们的团队都是年轻的女性,但是她们一点都不矫情,个个都是女汉子,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出去就能扛枪打仗。其中有好几个同事一年300多天都在外面出差,今年还有一个怀孕同事一直上班到产前一周。而作为领导的我,肩上的责任重大,更应该多付出多辛苦。我只希望中国的孩子可以在童学馆的学习当中,活动体验当中,课后测评当中,老师陪伴当中,家长课堂护持当中,真正成长起来。”胡捷说。

 

研发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由方法开始,到概念生成,再到改革创新,胡捷和她的研发团队步步为营,稳扎稳打,把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研发做得有声有色,红红火火。正如胡捷所说:“很难用几句话概况我们在做的事情。10年前,李总就告诉我,21世纪是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时代。在2018年的春天,我的确感受到了这一点。如果有人再来问我‘做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研发的出发点是什么?’我会把李总所说的话原封不动地告诉他:学中国文,做中国人,共圆中国梦!”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20 企业形象系列成品网站演示